现在是 2020 年 3 月 20 日,不知不觉,恍恍惚惚,已是回到北京的第 7 周了。而在今天的某一瞬间,突然有了一丝记录这疫情期间做了哪些事情的想法。

我在 2020 年 2 月 2 日从老家来到北京,当时已经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,但并没有想到时至今日我居然依然被隔离在家中,是的,是真的被隔离了,不能出门的那种。说起从老家回来,那时父母并不希望我这么“早”回到北京,之所以认为“早”是因为疫情给大家带来的恐慌。但是,我之所以还是想出发,我想是因为潜意识中有一种想找回一个真正工作和学习的状态。如果再在家“耗下去”,总觉得会损失些什么。

在春节期间的两周中,无形中养成了一个习惯 —— 把每天从起床到入睡的所有时间段做的活动记录下来。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,是因为觉得时间过得飞快。如果时间过得飞快,要么就是正在经历让自己非常专注的事情,要么就是日复日的那种无味、枯燥且重复的生活。而我是因为后面那一种。

2020 年 03 月 10 日 家 北京

来到北京了,并没有觉得太多的异常。还是可以进进出出,只不过需要出示下相关证件。但是,为了生命安全,我也只是在附近转转。但这期间,的确多了一份荒凉,没有了人气,哪里感觉这会是正月呢?

第一周,由于年前的临时紧急指派,安排了一个复杂性高、周期长的项目。所以,在前 3 天都是在为项目的技术方案与进度计划制定的事情忙活。不过,在这种短暂的压力过后,就进入了正常的工作状态。我还记得,那个周末我看完了一部电视剧。接着,因为剧中的某角色又看了他的一部综艺。如果当人闲暇下来的时候,就总是会出现和平时不太一样的状态。我居然开始翻他的微博,关注他的动态。一天中,只要闲下来就会想起这件事情。我想我是着迷了。

第二周,除了工作,我还是沉浸在这件事情中,无法自拔。这绝对不算是一种享受,但也不算痛苦。但是,这种思绪会不间断地缠绕着我,有时会让我无法集中。不管怎么说,在我看完了这部综艺之后,这件事情渐渐地就变淡了。

第三周,我意识到了学习计划的执行进度严重拖延的问题。我开始刻意追赶。在无意间,我打开了 B 站的直播频道,在凌晨午夜,居然还有人开着“高考自习室”的直播间。这更是激起了我奋斗的欲望。但是,由于之前落下的任务太多,再加上不知道怎么了制定了这样一些不合理的计划,最后还是没有完成 1 – 2 月份的学习计划。

2020 年 03 月 12 日 家 北京

第四周,总结了上一阶段,并制定了新一阶段的学习计划。这次的计划,还有着一个有意识的插曲 —— 我打开了直播。在这一周中,几乎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,我都会开着直播。刚开启直播的那几天,会觉得不能浪费一秒钟,就算是中午做个饭都觉得浪费时间。最后,以外卖的方式解决。虽然人气不高,但也会在偶尔的时候收到一些鼓励的、询问的留言,甚至还会有一些小礼物。

第五周,如果没有疫情,那么这个时间应该是开学季了。由于时间的逼近,对于论文的准备越来越能够引起我的重视了。这一周,当时的工作任务还是比较重的。由于项目处于技术联调阶段,往往有一些问题需要开起直播会议室一起解决,连续两天从上午忙活到晚上 10 点钟。但不管怎么着,在接着的 2 个小时内,我还是会开启直播,准备论文相关材料的学习与整理。但是,效率的确是慢了太多。这不太是因为时间或者高强度工作后的问题,更是一种自我性格的问题。我是那种,遇到一件事情总是想做到100%之后,才会有信心鼓起勇气说“我可以”。就这样,我花费了好多的时间去调研选题。这也许看起来是好品质,但是有些事情会让我这种人做得非常糟糕。

比如说,在时间有约束的情况下的算法竞赛中,怎么会允许把所有事情细节想明白之后,才开始敲代码呢?通过对大佬的思路和技巧的学习,才发现往往是先根据直觉、推测、猜测,甚至是在没有思路的情况下,一边敲着那些固定的头文件,一边阅读题目了。此外,有些题目,甚至是在根据观察和推测得到的结论之上,马上去实现,等竞赛结束了,才会回头证明。这给我了很大的启发,在工作中,比如在阅读代码或者排查线上故障时,并不需要有十足的把握之后才断定一些事情,而是基于固有的知识、直觉,推测出问题最可能的地方,以快速定位,优先在不造成负面结果的情况下解决。在解决问题之后,再验证解决方法的合理之处。

在这一周中,由于室友从老家返京,我又不得不被隔离了起来。14 天的隔离,房门被封条封住。不出不进,如果需要采购,会由物业集中配送,但仅限于生活必须物品。为了更好的隔离,还有警察前来“拜访”。

2020 年 03 月 15 日 家 北京

第六周,经过上一周的调研,论文的开题材料仍然没见雏形。内心的焦虑多了一份。其实,我一直觉得如果过去的事情让我重新做一遍的话,一定会比当初做得好。然而,事情一次一次的提醒着我,当前的事情并没有完成的出色,怎么能苛求会比之前做的更好呢?就在这一丝焦虑中,开始论文开题的准备。经过两天的“奋战”,终于将论文的开题资料准备完毕了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也是为数不多的情况,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几乎不休息的连续集中注意力。记得,上一次是几周前的一次直播,从清晨 5:30 到晚上的 10 点,最后真是倒头就睡。

第七周。这一周还没有度完。但,我想也许这样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吧!我也希望尽快好转起来。看着日期,才发现清明将至。在以往的每年中,我印象中每次都会选择在清明的那几天与朋友出去进行一次爬山。然而,也许今年只能断了这个念头。

我认为,还是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。时间慢了下来,空间密闭了起来,总是给我更多的发呆时间去胡思乱想。作为演员,也许一部部的剧是他的作品。然而,作为一个软件工程师,是不是也需要有自己的作品呢?当然,无论是做哪个行业,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都是平等的。最重要与可贵的就是,在自己的领域做得极致,就没有什么优劣高低之分,自然可以得到同样的“回馈”。

抗战疫情,奋斗吧!!!

胡小旭
2020 年 03 月 20 日 于北京

本文为原创文章,欢迎分享,勿全文转载,如果内容你实在喜欢,可以加入收藏夹,说不定哪天故事又继续更新了呢。
本文地址:https://qoogle.top/what-did-i-do-during-the-2020-outbreak/
最后修改日期:2020年3月20日

留言

撰写回覆或留言

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。